疑难杂症验方
鹤延堂
【古代病名】

·虚损

【治疗穴位】

|囟会|中脘|神阙|气海俞|气海|关元俞|关元|足三里|中极|膏肓俞|涌泉|胃俞|肾俞|曲骨|上廉|中脘|章门|阳陵泉|悬钟|大杼|太渊|膻中|小肠俞|水道|膏肓俞|

点击每个穴位名称,查看详细说明

治疗穴位编录说明:(1) 治疗穴位编录自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针灸大成》、《针灸资生经》、《针灸甲乙经》等古代医书;(2) 古医书中常使用不属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中的穴位,故无法收录到穴位列表中;(3) 古医书中常使用穴位的别名,编录时已将其更改为现在使用的穴位名称;(4) 请参照本页下方收录的医书原文为准;

古代医典 无标题文档



无标题文档


古医典籍原文

【古代病名】

虚损

【针灸资生经】

脑虚冷,脑衄,风寒入脑,久远头疼等,亦宜灸囟会。

予年逾壮,莅寒夜观书,每觉脑冷;饮酒过量,脑亦疼甚。后因灸此穴而愈。有兵士患鼻衄不已,予教令灸此穴即愈。有人久患头风,亦令灸此穴即愈。但《铜人》、《明堂经》只云主鼻塞、不闻香臭等疾而已,故予书此以补其治疗之阙。然以脑户不宜针观之,囟会亦不宜针。《针经》止云:八岁以下不宜针,恐未尽也。凡饮食不思,心腹膨胀,面色萎黄,世谓之脾肾病者,宜灸中脘。诸葛亮夙兴夜寐,罚至二十皆亲览,而所啖不至数升,司马仲达知其将死。既而亮卒,仲达追之。杨仪反旗鸣鼓,若将拒焉。仲达乃退不敢逼。百姓为之彦曰:死诸葛走生仲达。仲达闻之曰:吾便料生,不便料死故也。其曰料生,盖料其事多而食不如前,死之兆也。食不如前,仲达且知诸葛之且死。

今人饮食减少,是胃气将绝不可久生矣。方且常食肚石,使愈难克化;服峻补药,使脾胃反热,愈不能食。初不知灸中脘等穴以壮脾胃,亦惑之甚也。(《难经》论四时,皆以胃气为本。释者曰:言五脏皆以胃气为本,胃者水谷之府;人须仰胃气为主也。然则欲全生者,宜灸胃脘。)

久冷伤惫脏腑,泄利不止,中风不省人事等疾,宜灸神阙。

旧传有人年老而颜如童子者,盖每岁以鼠粪灸脐中一壮故也。予尝久患溏利,一夕灸三七壮,则次日不如厕,连数夕灸,则数日不如厕。足见经言主泄利不止之验也。又予年逾壮。觉左手足无力,偶灸此而愈。后见同官说中风人多灸此,或百壮,或三五百壮皆愈,而经不言主中风何也?

脏气虚惫,真气不足。一切气疾久不瘥者,宜灸气海。《铜》

人身有四海,气海、血海、照海、髓海是也,而气海为第一。气海者,元气之海也,人以元气为本,元气不伤,虽疾不害,一伤元气,无疾而死矣。宜频灸此,。以壮元阳。若必待疾作而后灸,恐失之晚也。

腑脏虚乏,下元冷惫等疾,宜灸丹田。

人有常言,七七之数,是旁太岁压本命。六十有一,是太岁压本命。人值此年,多有不能必者,是固然矣。然传不云吉人吉其凶者乎。常观《素问》以六八之数为精髓竭之年,是当节其欲矣。(《千金》云:五十者一月一泄,要之,四十八便当依此。)《千金》载《素女论》,六十者闭精勿泄,是欲当绝矣。宜节不知节,宜绝不能绝,坐此而丧生,盖自取之,岂岁之罪哉?人无罪岁,则虽有孽,犹可违矣。所谓吉其凶者如此,虽不灸丹田可也。(丹田可灸七七壮,或三五百)

阳气虚惫,失精绝子,宜灸中极。

中极,一名气原,盖气之原也。人之阳气虚惫者,可不灸此以实其气耶?(按《难经》云:丹田亦名大中极。言丹田取人之身上下四向最为中间也,故名为极,此亦曰中极。其去丹田只一寸,虽未若丹田之最中,然不中不远矣。)

三里,治胃寒,心腹胀满,胃气不足,恶闻食臭,肠鸣腹痛,食不化(《铜人经》)。秦承祖云:诸疾皆治。华佗云:疗五劳羸瘦,七伤虚乏,胸中瘀血,乳痈。《外台•明堂》云:人年三十以上,若不灸三里,令气上冲目(《明下》云眼暗)。《千》云:主阴气不足,小腹坚,热病汗不出,口苦,壮热,身反折,口噤,腰痛不可顾,胃气不足,久泄利,食不化,胁下注满,不能久立,狂言、狂歌、妄笑、恐怒、大骂,霍乱,遗尿失气,阳厥凄凄,恶寒云云。凡此等疾。皆刺灸之,多至五百壮,少至二三百壮。

《小品》云:四肢但去风邪,不宜多灸,七壮至七七壮止,不得过随年数。故《铜人》于三里穴只云灸三壮、针五分而已。《明堂上经》乃云日灸七壮,止百壮。亦未为多也。至《千金方》则云多至五百壮,少至二三百壮。何其多耶!要之,日灸七壮,或艾炷甚小,可至二七壮,数日灸至七七壮止。灸疮既干,则又报灸之,以合乎“若要安,丹田三里不曾干”之说可也。必如《千金》之壮数,恐犯《小品》之所戒也。予旧有脚气疾,遇春则足稍肿,夏中尤甚,至冬肿渐消。偶夏间依《素问》注所说穴之所在,以温针微刺之,翌日肿消,其神效有如此者。谬刺且尔,况于灸乎?有此疾者,不可不知。此不止治足肿。诸疾皆治云。

涌泉治心痛,不嗜食,妇人无子,男子如蛊,女子如妊娠(《千》作如阻),五指端尽痛,足不得履地。宜针灸(《铜》)。《千》云:主忽忽喜忘,身体腰脊如解,大便难,小便不利,足中凊至膝,咽中痛不可内食,喑不能言,衄不止,云云。

《千金》于诸穴皆分主之。独于膏肓、三里、涌泉穴特云治杂病。是三穴者,无所不治也。但《明堂》云:若灸,废人行动尔。既欲愈疾,虽不行动数日,未为害也。

脾俞治食多身瘦,泄利体重,四肢不收,腹痛不嗜食。(《铜》)

胃俞治胃寒腹胀,不嗜食,羸瘦。(《铜》)

人之言曰血气未动者,瘠甚而不害。血气既竭者,虽肥而死矣。则身之羸瘦,若未足为人之害者。殊不知人之羸瘦,必其饮食不进者也。饮食不进,则无以生荣卫,荣卫无以生,则气血因之以衰,终于必亡而已。故《难经疏》云:人仰胃气为主。是人资胃气以生矣。《五脏论》云:脾不磨,食不消。是脾不壮,食无自而消矣。既资胃气以生,又资脾以消食。其可使脾胃一日不壮哉。必欲脾胃之壮,当灸脾胃俞等穴可也。

心中风,狂走发痫语悲泣,心胸闷乱,咳唾血,宜针心俞(《铜》)。

《难经疏》言:心为脏腑之主,法不受病,病则神去气竭,故手足为之凊(手足节冷),名真心痛,旦发夕死;手足温者,为厥心痛,可急治也。故《千金》言:心中风者,急灸心俞百壮,服续命汤。必泥心俞不可灸之说,则无策矣。但心俞虽可针,若刺中心一日必死,又岂易针耶?必欲无此患,平居当养其心,使之和平,忧愁思虑不便伤其神,乃策之上,必不免此,亦当服镇心丹等药补助。乃其次也。

肾俞治虚劳羸瘦,肾虚水脏久冷,小便浊,出精,阴中疼,五劳七伤,虚惫,足寒如冰,身肿如水(《铜》)。

《难经疏》云:夹脊骨有二肾,在左为肾,在右为命门。言命门者,性命之根本也。其穴与脐平,凡灸肾俞者,在平处立以杖子约量至脐,又以此杖子当背脊骨上量之,知是与脐平处也。然后相去各寸半取其穴,则是肾俞穴也。更以手按其陷中,而后灸之,则不失穴所在矣。凡灸以随年为壮。灸固有功,亦在人滋养之如何尔。人当爱护丹田。吾既于《既效方》论之详矣。而妻妾之残害。盖未之及也。君子偕老之序曰:夫人淫乱,失事君子之道,故陈人君之德,服饰之盛,宜与君子偕老也。宜偕老而不至偕老,夫人之罪多矣。故诗人以是刺之,意可见也。至于士夫志得意满,不期骄而骄,至侍妾数十人,少亦三五辈,淫言亵语不绝于耳,不能自克,而淫纵其欲者多矣。为内子者,恬不之怪。人有问之者,则曰自母言之,则为贤母。自我言之,未免为妒妇人也。人或以此多之,其夫亦以为贤而不妒。孰知其不妒,乃所以为祸之欤?虽然二南之化,至于无妒忌而止。今而言此,岂求异于诗人耶?是不然,古人十日一御,荀子彼其不妒者,盖使媵妾得备十日一御之数尔。不妒则同,所以不妒则异。吾故表而出之,以为夫妇之戒,固非求异于诗人也。

曲骨主失精,五脏虚竭,灸五十壮(《千》)。《明下》云:但是虚乏冷极,皆宜灸。

骨髓冷疼,灸上廉七十壮。(《千》)

《难经疏》八会曰:腑会中管,治腑之病。脏会章门,脏病治此。筋会阳陵泉,筋病治此。髓会绝骨,髓病治此。血会膈俞,血病治此。骨会大杼(禁灸),骨病治此。脉会太渊,脉病治此。气会膻中,气病治此。然则骨髓有病,当先大杼、绝骨,而后上廉可也。

膀胱、三焦津液少,大小肠寒热(见腰痛),或三焦寒热,灸小肠俞五十壮。三焦、膀胱、肾中热气,灸水道随年(《千》)。

膏肓俞主无所不疗,羸瘦虚损,梦中失精,上气咳逆,发狂健忘等疾。膏肓俞无所不疗,而古人不能求其穴。是以晋景公有疾,秦医曰缓者视之曰:在肓之上、膏之下,攻之不可,达之不及,药不至焉,不可为也。晋侯以为良医。而孙真人乃笑其拙,为不能寻其穴而灸之也。若李子豫之赤龙丹,又能治其膏肓上五音下之鬼,无待于灸也。是缓非特拙于不能灸,亦无杀鬼药矣,其亦技止于此哉。


《针灸资生经》作者王执中,浙江瑞安人,南宋乾道五年(1169)进士。该书收录了大量王氏本人的医案。《资生经》长期以来 深受针灸临床医生喜爱研究。《资生经》先后刻印过6次,在日本、朝鲜也有刻本。现存最早刻本为元代天历叶氏广勤书堂印本。 主要学术特点及对临床的指导意义为:1.腧穴主治编辑方式的变革;2.详考《铜人》孔穴,图文并重;3.取穴注重“压痛点”。 元代以后针灸书籍多受《资生经》影响,如《普济方》、《针灸大全》等。王执中在针与灸上,更偏于灸法。以“人资生胃气以 生“,而灸法可壮脾胃故也。《资生经》共收录各种疑难杂症处方近200类约500种疾病,穴位选取与辩证相辅相成,可谓手到病除之功效。


古代医书原文编录说明:(1)参照多个不同版本进行编录;(2)原文中部分疑似刊误文字保留原文、存疑待考;(3)古文字在windows 7中能正常显示,较早版本windows或其他系统可能会出现乱码或不显示等现象; (4)部分古文字使用现有中文输入法无法输入时,则使用两个中文字组合来表示,如[目秋]。(5)古文字或有多个通假字,编录时选择 现代输入法能够输入的文字,以免出现乱码。

记录号码: 449
 





非医生处方仅供参考


版权所有
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抄录